Discuz! Board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59|回復: 0

台灣妓女12年抗争:我要工作(圖)

[複製鏈接]

1123

主題

1123

帖子

3377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3377
發表於 2021-8-24 14:08:5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6月 15日,台灣“行政院”門口,由14個民間社团构成的“反性抽剥同盟”,正公然否决台灣“内政部”计劃性買卖專區的政策提案。

在毫无前兆的环境下,两名女子,忽然“扑通”一声,向正在抗议的台灣女人联线秘书长蔡宛芬下跪,请求主妇集团代為夺取性事情权。蔡宛芬赶快捏紧手提包,就地拂衣而去。

此時,台灣媒體的“黑炮筒”架满周邊。两名女子,随即相拥痛哭,并高喊:“這叫甚麼主妇集团?”“夺取了12年回到了原點。”

花布蒙面,抗议女子,在台灣早已經是一個符号。這代表着她们曾是台灣公娼,来自台灣的性事情者权柄集团日日春關切合作协會。该协會建立于1999年,前身是台北市公娼自救會、大同區公娼自治會。

2009年6月12日,台灣“内政部”在拜托台灣學者完成性事情者除罪化钻研後,在 “行政院”人权小组會前會,决定将来将由县市當局公投决议設置性買卖專區,并将性買卖“除罪化”,區内娼、嫖與谋劃者都不罚,但區外皆罚。

“除罪化”、“設置红灯區”,政策風向的转换間,让這些抗争了12年的性事情者看到了但愿。

她们要事情权。

公娼的抗争

台灣性财產始于日本殖民统治時代,直到陈水扁上台才真正取缔“公娼”。

1997年9月,時任台北市长的陈水扁,选择了以“强力扫黄”為诉求,浩浩大荡扫荡所谓的色情财產,迫使数百家台北市旅店临時關門。接着,按照挑软柿子原则,陈水扁想拔除日薄西山、没人存眷的台北市公娼。

1956年,國民党當局公布“台灣省娼妓辦理法子”,施行公娼查验轨制,同時并取消私娼,在規定的特定區域内,對性買卖“業主”及“娼妓”發放限量执照,及以規定“夕照条目”,劃定業務派司不得担當、转移,所有人灭亡後,業務派司天然消散。在1997年時,昌盛時代的上千名公娼只剩128名。

陈水扁的“废娼”政策,让這個治療痔瘡藥膏,本来属于忌讳的议题,本来属于社會底层历来没有過讲话权的一群人,刹時冲破缄默,一會儿从被動、挨打的場合排場,反過来夺取本身的权力,奉告公共,她们是台北市當局批准發牌的“公娼”,應有事情的权利。

那時,主意反色情救雏妓,和政治态度倾陈水扁的新兴主妇集团支撑废公娼政策。但同時,有劳工权柄意识的人士则以“性事情权”為态度,力挺公娼抗争,夺取到台北市议會再赐與公娼两年的“缓冲”時候,没必要顿時面對赋闲危機。

時任工伤协會秘书长的顾玉玲说,站出来支撑性事情者以前,也曾夷由乃至惧怕過,由于曩昔大師大略认同身體是不克不及销售的,也认同救济被迫的雏妓及主妇。但大部門的人从未想過有人志愿从娼,至于性事情者的人格庄严,更是遭到冷视。

由于政党斗争,陈水扁杠上由國民党主导的台北市议會,回绝赐與公娼缓冲两年。

此种政客举動,激發了公娼開展了1年7個月的惨烈抗争。

1997年建立的台北市公娼自救會,會主座秀琴、副會长丽君,與公娼姊妹策動200多場抗议,一起“娼影随行”追着阿扁,最後乃至成為陈水扁蝉联市长败北的缘由之一。马英九继任台北市长後,依法行政复娼缓冲两年。

废娼抗争,開启了台灣妓权活動。支撑公娼活動的人士在1999年建立民間集团“日日春關切合作协會”,延续鞭策“性事情除罪化”,和冲破“性品德臭名”活動。她们策動了近500場以上陌头抗议勾當,每逢大选、台北市长推举前,必定會以游行向各党候选人施压,请求先拔除“社维法”罚娼条目。

本来在角落不被瞥见的、被扭曲的性事情者,起头在各类大众空間,包含在對政客的抗议举措中呈現。她们召開五次娼妓國际集會,把全世界最經典的性财產政策模式带到台灣會商,将性事情者演唱歌曲录制成CD、拍摄性事情者记载片、将公娼馆“文萌楼”乐成转化為文化奇迹

當性事情者現身于主流媒體,經由過程上千条消息,和数万名社會各界人士面临面沟通後,愈来愈多的市民也更领會性事情的真实样貌,并把条理繁杂的問题厘清。

禁娼暗地里的数百亿性财產

按照台灣警政署统计,今朝全台仅51名正當公娼,但日日春协會粗估最少有10万名地下性事情者,年產值数百亿元,可见其需求度。在台灣“内政部”颁布發表各县市得以設立性買卖專區以後,全台25县市首长,却只有雲林县、屏东县、宜兰县這三個穷县的县长同意。

反觀一般公众,乐见其成者居大都,颠末各方媒體的問卷查询拜访,大略對折以上都同意此议,究竟结果有用辦理的性買卖專區,总比台北市废娼以後,弱势的流莺乱窜、差人乱抓,但有錢有势的旅店、推拿店、理容院、應召站等色情業者随便高挂艳帜,乃至流入室第區来得好,公众独一在意的是:“红灯區万万不要設在我家後院。”

“红灯區”再次放行動静,让曩昔台北市華西街及归绥街红灯區周邊的店家,在經济隆冬里感触點暖和。废娼後,他们買卖刹時平淡,若是将来建立專區,他们乐见性财產回到這些衰败的红灯區。归正這些小吃店、美容院、衣饰店的老板已习气與性事情者、老鸨、寻芳客相处,相互互相恭维,各做各的買卖。就像一名在归绥街摆小吃摊的業者说:“性買卖,不外就是讨糊口嘛,之前這里的妓女被客人欺侮,老鸨都叫差人来赶人,四周的兄弟有時辰也會過来帮手一下,咱们大師都相处很好啦。”

虽然说台灣的法令明文制止性買卖,但現实上,广义的性财產在台灣早已行之丰年,到如今已构成至關多元且分工過细的非正式财產。按照“特种業務”律例,在台灣谋劃酒家、旅店、KTV、三暖和、茶楼等是正當的,条件是在這些場合内没有被抓到直接从事性買卖。可是性買卖极有可能暗藏此中。不论是在贸易區的饭馆、宾馆、仍是巷弄間的室第,台灣的性買卖更集中地以應召站、掮客公司、娼馆、推拿店、护肤店等型态,早已低调地存在着。

依台灣法律,即便是成年人两邊协定志愿举行性買卖,仍是會依法判有罪或可以被行政惩罚的。此中,性事情者若是被警方查获,會依“社會秩序保护法”第80条,惩罚新台币3万元(约人民币6000元)如下,或拘留三天如下。可是台灣的法令不惩罚性消费者,這俗称“罚娼不罚嫖”。而性買卖的其他瓜葛人,如業者、中介等,若被抓到惩罚更重,依“刑法”可判五年如下的有期徒刑,并罚金新台币10万元(约人民币2万元)如下。

在概况上,不管是民進党或國民党在朝,台灣各级當局都一向地宣示禁娼。可是現实上,當局不敢也不想全力打黄,而只挑软柿子吃:自1991年“社會秩序保护法”施行以来,共有七、8万人次的性事情者被抓受罚,而被惩罚的均匀每一年约4000名的“蜜斯”,大大都是性财產中最底层的,如站街流莺,没後台的小娼馆。

就如许,性财產和禁娼政策荒诞地共存了半個多世纪。

性事情是否是事情?

按照“社會秩序保护法”第80条罚娼条目的規范下,弱势的性事情者常面临警方的取消與榨取,乃至暴發過警察向私娼索贿、白嫖的丑聞,让她们的保存加倍堕入坚苦。多年来一向站在妓权活動第一线上的前公娼官秀琴,即是以于三年前投海身亡,其他因抗议废娼政策或废娼以後生计无着而自尽的公娼,更是没法逐一道尽。

凡此各种,让妓权活動者與性事情者加倍强力主意“性事情除罪罚化”,同時也激發台灣社运集团的對峙。

一派因此日日春协會、性他人权协會為主的“支撑性事情者劳動权派”(今朝建立“保障性事情劳動权同盟”),认為性事情是事情,性事情者、性消费者,及周邊从業职员都不该惩罚,但可在業務形态、劳動體系體例、地址場合举行務实有用的配套辦理。

另外一派由早年鞭策反色情、救雏妓的励馨基金會、主妇救济基金會等构成,认為性買卖不克不及是一种职業,更否决性财產(今朝已连系其它集团构成“反性抽剥同盟”)。這些集团本来主意废娼,但在性事情者本身站出来讲话後,她们扭转说法,赞成可以不罚娼,但法令應改成罚嫖,及继续将業主、前言等罪罚化。

可是,“反性抽剥同盟”現阶段诉求的後果仿照照旧让性事情者活在臭名轻视中。日日春协會卖力人说,罚嫖即是罚娼,性消费者不敢上門,就是要让性事情者活不下去。

其实不好挂的红灯

6月15日上午, “反性抽剥同盟”在台灣“行政院”前召開记者會,否决設立“性專區”。他们指控性買卖的本色内在是一种性抽剥膝蓋保暖套,,借使倘使周全正當化,将致使性抽剥更加紧张。他们乃至将“成人道買卖”與生齿贩运相收納鞋架,接洽,却始终回绝與“性事情者”發熱圍巾,對谈,让二者之間构成壮大的壁垒。

励馨基金會履行长纪惠容就认為,當局設立專區无济于解决性買卖的問题,只會让生齿估客加倍疯狂,另有性病傳布、帮派、福寿膏等社會問题亦将无穷延长。

與之见解南北极,以“日日春协會”為主导的“保障性事情劳動权同盟”则對“反性抽剥同盟”的讲话颇不觉得然,他们在6月12日率众到“内政部”抗议,批判台灣“内政部”不但没有履行此規劃的時程和相干配套,對專區外娼嫖都罚的政策计劃也為德不卒。

同盟讲话人、日日春协會秘书长王芳萍说:“要不是有权有势有布景,怎样可能進患了红灯區,這個專區极可能流于政商勾搭,那些弱势的性事情底子不成能在專區中卡位,毕竟要流于不法,對付現况毫无改良的可能,專區外的性買卖地下化情景生怕會更紧张,以是最底子的問题還在于性買卖正當化。”

两方嘴战,也引来了專家的参加。

因為纪惠容屡次说起瑞典在1999年後转向“罚嫖不罚娼”,不单削减性買卖市場范围,更削减生齿贩运犯法。對此,台灣聞名性學專家、中心大學何春蕤傳授提出辩驳,她说,瑞典此举不单让性事情者加倍“地下化”,也使犯警卖淫团體得以双方压迫娼嫖,使出國買春、生齿销售因禁嫖而有更高的“需求”,而這恰是“性抽剥”和“生齿贩运”的温床。

陈水扁和马英九在任内,别离举行了各新台币300万元的性财產政策钻研,成果都显示:性買卖除罪化并正當辦理是相對于地下化更好的方法。可是在朝者一向以没有所谓的“社會共鸣“為由,回绝點窜今朝原则性制止性買卖的政策。

本年,台灣“内政部”又再度召開專家集會,预會各集团都认同“性事情除罪化”迫在眉睫,但官方依然延续迟延战術。一向到此時現在,台灣大肆参觀牌之际,才提出此议,不由让人有题外遐想:“性買卖專區莫非是為迎接大陸客做筹备?”

两方民間集团對峙的壮大压力,再加之各县市當局也以否决定见占多数, 6月24日,台灣“内政部”急踩煞車,决议先打造一部“成人道買卖处置法”後再行研议配套。

“红灯區”再次游离、晃動。

在往日热烈的風化一条街归绥街上,現在的文萌楼已再也不是公娼馆,而是“身心灵幸/性福杂货店”,是日日春协會的大本营。

這家“杂货店”不卖杂货,卖的是“幸/性福”。這座见证了台灣半個世纪娼妓汗青的小楼,與它往日的主人同样,面對着转型,要替這些曩昔的性事情者寻觅第二春……

以日日春协會、性他人权协會為主的"支撑性事情者劳動权派"(今朝建立"保障性事情劳動权同盟"),认為性事情是事情,性事情者、性消费者,及周邊从業职员都不该惩罚......

台灣妓运第一人

她确切是一代名妓,不单是由于她在性事情專業化方面的表示和成长,更由于她在鞭策妓权活動上的重大進献。

特约撰稿·莫忘初 台北报导 拍照·林瑞珠

1997年否决"废娼"海潮中,官秀琴走到摄像機前,

拉下了贴身黑长裤,露出受到警方殴打後的瘀青丰臀與大腿。

8月1日,是官秀琴的忌辰。

"秀琴",一個广泛且道地的台灣女子名。1954年,诞生于台灣北部宜兰县矿工家庭的她,历来就没有想過,本身未来會成為一位公娼斗士,乃至台灣第一位妓。

疾病與贫苦绑缚着她的前半生。14岁時,父亲病逝;23岁時,母亲罹患沉痾。為替妈妈付出醫药费,官秀琴选择了出嫁,如许她可以"赚取"18000元台币的聘金。婚後3年,却因枕邊人有外遇而仳离。為了赡養後代,她29岁下海,在台北市万華區卖淫,成為了一位正當的"公娼",靠皮肉錢来换取一家温饱。

1997年9月,官秀琴投入性事情的第14個年初,前台北市长陈水扁决然颁布發表拔除公娼,政治法律箝制了人类秉性的"公道性"勾當,让官秀琴走下了"红灯户"的"蜜斯床",绝不粉饰地走上了陌头,開展了用時9年、500多場巨细勾當的台灣妓运抗争史。

"一二"、"一二"。

1997年9月11日,数十名戴着帽子、口罩、墨镜的台北市公娼姊妹们,相互手牵着手,拉成一排,齐声喊着标语向前迈進。她们"蛋洗"着台北市當局大門,请求當局撤回"拔除公娼"的决议,并夺取两年的废娼缓冲期。此時,43岁的官秀琴一小我走到了電视镜头前,"唰"地一声,拉下了贴身黑长裤露出镶着蕾丝邊的白色内裤,和受到警方殴打後的瘀青丰臀與大腿。

"我不怕'见笑'(台语:难看),我站出来让大師围過来看,我今天有這個勇气走出去,就是感觉我的事情其实不是见不得人。"身兼单亲妈妈、公娼、妓运斗士多重身份于一身的官秀琴说,之前她也想過,本身做這一行,不晓得他人會怎样看她,可是自从當局颁布發表废娼以後,她就没有忌惮了,决议站出来构成公娼自救會,為性事情者"除罪"。

她站在一堆受過高档教诲、身兼状師的妇运魁首旁,大声疾呼着:"阮(台语:我)不是爱做公娼,只是要有事情!"

她老是顶着一头黝黑的大海浪卷發,化着红唇艳妆,加入娼妓國际集會,拍摄记载片写真集,她夺取将台北市归绥街139号的公娼馆——"文萌楼"列為文化奇迹。在此同時,她還因不满台北市议员杯葛市府的缓废娼案,與公娼姊妹们吞药自尽,幸而得救。

官秀琴不止一次说過:"一旦(娼妓)酿成不法,甚麼人均可以骑在阮头上,阮(台语:我)只有垂头,求人手势拿高,放阮一马。"

2001年,台北市當局正式履行废娼政策,自始于1956年的公娼走入汗青。本来正當的性事情转入地下化,官秀琴只幸亏台北万華區,與四個蜜斯互助谋劃私娼馆。及時年過半百,她照旧要下海當"蜜斯"。比及"老客人"恭维享受半晌温存,下了床以後,她又从新走上陌头,為性事情"除罪化"疾声号令。

2000多個夺取妓权活動的日子里,官秀琴一肩承當各类寒暄應酬,处所权势、好坏两道、差人取消、邻里瓜葛,都必要靠錢辦理,付出越来越巨大,没想到店里一名姐妹却积欠地下银号巨大债務而"落跑",而官秀琴恰好是她的保人。犹如蜘蛛網的假貸连動體系,官秀琴只好不绝地挖东墙、补西墙,被迫向地下银号借印子錢,天天要付出9000元台币。整天忙着接客、标會還债、應付警方的查缉,让她疲于應付。

2006年7月30日,一名朋侪提示官秀琴,说:"當局拼治安要抓色情,台北市又有暑期增强取消色情项目,你们到9月尾前都最佳不要開店。"聞言以後,官秀琴的心境跌到了谷底,一旦没法開門做買卖,又该若何弥补面前巨大的债務黑洞呢?

隔天,官秀琴打德律風向朋侪吐苦水:"我和當局激战這麼多年了,却等不到(娼妓)正當化。就算國民党上台,照如今如许取消,正當化遥遥无期。"

2006年8月1日清晨,官秀琴找来了與她最要好的客人,苦笑着奉告他:"今晚的消夜是最後一餐。"她随即失落了两天,直到8月3日,显現在台灣北部基隆水湳洞的波浪中。在岸邊礁石上,警方發明她的皮包,内里有一张纸条。坠海前,她写下了姓名和诞生年代日。

"公娼斗士官秀琴,基隆投海身亡,日日春'姊妹不舍"。 2006年8月17日,被称為"官姐"的她,只在台灣媒體版面上"新生"了一天。报导如许写道:1997年,台灣第一名公然現身、高喊"我是公娼,我要事情权"的女性"官姐",因改做私娼後糊口艰困债務缠身,在基隆跳海自尽身亡。

自尽的不止是官秀琴。在1997年陈水扁废娼之际,一名公娼阿玲因房貸缴不出来,又不敢做私娼,投河身亡;此間因就業坚苦的前公娼,有两名割腕,两名吞服安息药。

時至本日,台灣性事情者夺取除罪化之路,仍未停息。

归绥街的最佳韶光

這是一条汗青久长的風化街,早在清末大稻埕開港時,便動员本地热络的商贾商業勾當,而逐步构成風化區汇集了各类类型的性财產。

特约撰稿·林瑞珠 台北报导 拍照·林瑞珠

文荫楼是今朝独一保存原貌、供人觀光的老娼馆。

文荫楼里官秀琴曾住過的房間。

归绥街上往日林立的公娼馆現都已關門。

走在归绥街上,Miko赶上之前的老邻人。老伯趋身問候:"你是之前住在這里的蜜斯吧?"

他们聊起了現状,之前的往事,犹如多年未见的邻里。曩昔屡次据说归绥街公娼馆的老鸨、娼妓與周邊邻人尚称和平相处,如今总算有點了解到了。

日据期間,重庆北路到宁夏路口那一段归绥街称為艺旦街,各类类型的性财產齐聚一处,跨越百家,有称為酒番的酒家,里头的蜜斯卖艺不卖身,庖丁還會端出上好的酒家菜来款待寻芳客,堪称上流社會大方崇高的性文娱,此中,山河楼即是最為名聞遐迩的一家。固然,有更多纯洁知足汉子性需求的"查某間"(台语:女人世)。别的,银楼、药房、打扮店、美發院均因财產必要而挤身此中。

娼馆里的讲求

當時候,归绥街天黑後老是热烈不凡,延续到凌晨。几近每家的公娼馆都是華盖雲集,蜜斯成天接客不绝。

王姨在归绥街待了40多年,展转在几家分歧的娼馆做辦理。她的事情包含辦理牌子(收錢)、扫除收拾,還要赐顾帮衬蜜斯们的三餐。

當時的公娼馆分為甲级、乙级、丙级,王姨妈事情的甲级娼馆1節要40元,乙级、丙级较廉價。王姨说,以那時的物價来比力的话,當時阳春面一碗才1.5元!厥後大要因此一年10元摆布的幅度在涨價,到高點,所有甲级公娼馆都是1節15分钟1000元。

不外甲级的蜜斯比力讲求,大師會找成衣師傅来,定做样式一致的旗袍。大師就會讲好,今天要穿甚麼模样的衣服、配甚麼皮鞋(當時高跟皮鞋但是時兴的高档品),一字排開,整洁又雅觀!蜜斯也都年青标致。而乙级的则较為随意,還會穿戴拖鞋。

在归绥街,大部門的蜜斯是本省人,从宜兰东部和南部上来的都有。而會去甲级消费的客人,外省人较多,多数是3、四十岁以上的;另有由三七仔带来的日本人和香港人参觀客。

公娼和私娼

珊姨,16岁那年,父亲買卖失败而依《单子法》被法院收押,亟需一笔錢把他保出来,她便以长女的身份扛發迹计而下海,經朋侪先容来到台北,把本身以29000元台币卖给娼妓掮客人,一卖就是四年。

两年後,珊姨刚满18岁,就被掮客人放置到归绥街公娼馆接客。那時劃定年满18岁,經由過程康健查抄,并由怙恃亲身来差人分局盖印,才可以领取公娼派司,但有配头的女性及養女都不得领取。

過一晚就有8400元入账,但却全入了掮客生齿袋。那時恰好正逢北投废娼的缓冲期,差人抓得很紧。

因為是正當業務,這個風化區并无黑道庇护、差人打单的問题,但简直不乏像珊姨如许因家计而"志愿"卖到娼馆的女孩。她们與自由公娼分歧的是,掮客人或保镳盯得很紧,没法检选恩客。珊姨回想说,她做到厥後"技能"熟练,一小時便解决14個客人。按照归绥街文萌馆的前老板所说,自由妓女凡是一天只接八、9個,不肯意接的都得由被卖的妓女照单全收。

因為是公娼,客人必需带保险套,碰到无理客人還可以报警处置,并且按時接管康健查抄,获得很多保障。珊姨做公娼時,都在胸部贴ok绷,不让客人碰,客人若是想要亲吻她,她便一拳挥曩昔,保护仅存一點身體自立权。

在公娼馆時,珊姨碰到不错的老鸨,第一天接客一次50元,3天後全部風化區便调涨到70元,本来和掮客人说好接一個客人她可以抽5毛錢,调涨後老鸨便為她夺取到一個抽1元,固然那時掮客人十分凶暴,偶然還會打她,但由于老鸨的包庇,日子固然過得很苦,她仍是咬着牙一個客人接着一個客人地干過来,4年以後她就自由了,但那時父亲出狱後身體多病没法事情,弟妹嗷嗷待哺,家计全落在她一人手上,只能毫无退路地继续从娼。

禁娼後

原本珊姨的日子還過得去,與娼馆三七分账下来,也存了一些錢,帮忙弟妹完成學業、安家立業以後,正想過几年缴完房貸撤退退却休,没想到陈水扁来個废娼。跟着1997年的废娼,归绥街公娼馆的红灯笼一個個熄灯取下,大大都店家均已搬家,現在這不算宽的小街道一片萧条。

這让珊姨登時不知所措,差人也从本来的庇护者酿成每天站岗监督者,嫖客也再也不依照本来制定的法则来冶游,拒带保险套、白嫖,乃至暴力相向皆有之,而本来每周三按期的性病查抄、每两個月抽血、半年照X光等免费體检也全数取缔,让這些本来持有正當業務派司,得以放心执業的公娼,一夕之間损失了所有的庇护。

在外洋流离多年的Miko,1997年,甫回台灣,便来到归绥街,本来觉得回到本身的地皮上日子應當過得比力放心,没想到赶上废娼風暴。

Miko與珊姨终极决议,與官姐及工运组织事情者一块儿走上陌头,夺取性事情权。2009年6月15日在"行政院"門口,Miko向台灣"女人联機"秘书长蔡宛芬下跪,请求主妇集团代為夺取性事情权。

27年前,Miko年仅20岁方才仳离,带着9個月的女儿回到外家,一切有了交接以後,便筹备赴日卖春,在此以前,她历經艰困的求职進程。當她三個月回國以後,拿出第一個100万放在桌上,久病的父亲泪如雨下。

一趟三個月,她去了两趟,小有积储以後,便从良在屏店主乡開個自助餐店,没想到初入此行,甚麼都不懂,一气之下竣事業務,又去了趟日本。成果那一次获咎了同業蜜斯,惹来山口组绑架,好不易联结上妈妈桑,把一条命给救了回来。

第四趟回来以後,她再度創業,在恒春种木瓜,真心但愿从此完全转行,成果一場台風让她吃亏300多万台币。為還债務,她又去了日本,在香港三年履历了正當的一楼一凤,厥後于43岁,去了澳大利亚這個性買卖周全正當化的國度。在那邊,她碰到一名六十几岁来自广州的性事情者,二十几岁就来到澳洲从娼,糊口前提至關优渥,令Miko深感震動,不由後悔曩昔做的那些转行的傻事,若是不是由于性事情被臭名化,她會好好持续做一段時候,让本身及家人、小孩過得更好,并且還可以提前退休。反之如她,還没筹备好就改行,反让更大的經济压力落在本身身上。

在澳洲几年,她體认到一個性買卖正當化的國度,不单性買卖公然透明,收费尺度化,银货两讫,也不會有性買卖地下化的处所那种好坏通吃的問题發生,更不成能碰到无理取闹的客人。自此,她才感觉到身為一個性事情者,也能活出庄严来。

在2001废娼以後,珊姨便分開娼馆,靠打工及卡债過活,近来其实有點過不下去了,筹算将屋子卖掉来了债貸款。她履历過归绥街的最佳韶光,正體验着归绥街的萧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台灣當舖聯盟店家交流論壇  

沙發修理, 刷卡換現金, 信用卡換現金, 空壓機雙眼皮手術, 荷重元, 傳感器, 台中搬家, 台中搬家公司, 借錢, 借款, 借貸, 跑馬燈, 護髮產品, 消暑飲品, 呼啦圈健身器, 娛樂城推薦, 老虎機, 台中二胎台中汽車借款汽車借款免留車, 機車借款免留車, 台北借錢, 支票貼現, 支票借款, 隔熱紙, 翻譯社, 電子秤威塑翻譯房屋二胎, 隆乳, 貓旅館, 新莊當舖, 票貼, 台北機車借款, 美體SPA, 音波拉皮, 健康瘦身方法推薦, 當舖充氣床, 電子秤, 角鐵, 超音波清洗機 , 眼袋, 抽脂, 汽車貸款, 機車貸款, 磁鐵 , 帆布, 隔熱紙, 未上市包裝設計, 台北當鋪, 滑鼠墊電波拉皮, polo衫, 團體制服, 制服, 隆鼻推薦, 廢鐵回收, 新竹房屋二胎, 新竹汽車借款, 雙人床墊, 貓抓皮沙發, 布沙發, 獨立筒沙發, 封口機, 百家樂, 娛樂城, 百家樂教學, 百家樂賺錢, 百家樂預測, 新竹借款, 北京賽車, 幸運飛艇三重當舖, 24小時當舖, 信義區當舖, 創業班, 字幕機, 台北借錢, 台北汽車借款, 台北機車借款, 台北當舖,

GMT+8, 2021-10-21 07:33 , Processed in 0.033177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